轻工重器诞生记(四)
发布时间:2018-02-08

轻工重器诞生记

——中国第一台制瓶机制造纪实

(连载四)

作者/张一民

责任编辑/东山劳野

揭开制瓶机的面纱

25次特快下午5点到达北京。出站了,罗锦钊和马顺基回头望了望北京站钟楼上的大钟,顿时增加了紧迫感和使命感。

公历一年中最后一个月,十二月份的天气,按农历的节气来说,小雪已过,快到冬至了。这是一年里白天最短的时间,下午5点钟刚过,天就逐渐黑了下来,阴沉沉的天空好像要下雪。来北京的人多,住宿难办,想到这儿,罗锦钊和马顺基加快了步伐。人的命运真是充满了机遇啊,罗锦钊一边走,一边回想自己这二十年来走过的历程。一名高中生,没有读过大学,当过教员,就因为自己在青岛烟厂工作时,设计成功了分条式卷烟机、切碎机等,受到了轻工部的嘉奖,1954年被破格提拔为工程师,是当时轻工部为数不多的工程师之一。1959年调到山东轻工业机械厂。由于出色的表现,当了淄博市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和周村区政协常委。如果说提升为工程师是人生的一次重要机遇的话,那么这次到北京对制瓶机进行技术调研,开发研究国内这个前所未有的项目,就是一次更为难得的工作机遇。也是一次对人生的挑战。罗锦钊想着想着,越发觉得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轻工业部机械局位于北京西四东斜街14号,时任机械局局长李寿仁,亲自接待了罗锦钊和马顺基,并详细的介绍北京二玻的一些情况。北京二玻位于东郊的垡头,该厂南边是居民区,东面是焦化厂,是五十年代苏联帮助中国新建的三十家工厂之一,有1000多名职工,4条制瓶生产线,设备是从苏联公司购买的,是4组单滴料行列式制瓶机。听说该机型也是根据美国艾姆哈特公司的制瓶机测绘设计的,具体情况建议罗锦钊到厂里问王厂长。

王厂长很好客,看了机械局的介绍信,知道是来调研制瓶机的,从心里头感到高兴,因为中国人就要使用自己制造的制瓶机了,尽管八字还没有一撇。50年代的中国,自己不能制造,也难以从国外买到先进的制瓶机,玻璃瓶的成型大部分是手工制做,依靠人工吹制,长年累月的吹制,制瓶工人的后期,极容易患上职业病——肺气肿,到了晚年将遭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病痛折磨。王厂长以自己知道的不多的制瓶机知识,向罗锦钊作了介绍:行列式制瓶机,简称行列机,在国外简称为I.S.制瓶机。它应用极为广泛,据统计,目前世界上生产玻璃瓶罐成型机中,行列机约占60%,而它所生产的产品数量却占全部玻璃瓶罐的80%以上,它是由几个完全相同的机组排列起来组成的,每个机组都是独立完整的制瓶机构,既可以单独操作,又可以协调操作。1925年由美国艾姆哈特公司研制成功第一台I.S.机以来,其发展非常快,目前已成为玻璃瓶罐的主要生产机种。料滴数有单滴、双滴、三滴等。王厂长口若悬河,对罗锦钊侃侃而谈,又谈到他们厂用的苏式AB4机,就是I.S.机的翻版,但使用效果、机械性能均不如广东玻璃厂的I.S.191机性能可靠。罗锦钊听着听着,忽然想到了机械局李寿仁和徐肇和的谈话,李寿仁是负责全国玻璃瓶罐产品的,徐肇和是当时从事玻璃机械研究的权威人士,是轻工部机械局的工程师。他们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轻工部也主张以测绘广东玻璃厂的I.S.191机为主,可以参考苏联的AB4机”。罗锦钊通过李寿仁和王厂长的谈话,已大体了解到AB4和I.S.191机性能的优劣,心中形成了一定的主张。

罗锦钊心里虽然有了自己的想法,但对于行列机的技术调研丝毫不敢马虎。他注意到行列机的每一机组都具有独立的定时控制装置,可以单独启动和停车,不会影响其它机组,非常便于更换模具和机器维修。这是这种机型的显著特点。

另外,他还发现行列机的导料系统能自动同步的将料滴按一定顺序准确地分配到各机组的初型模中,生产范围广,既可用吹—吹法生产小口瓶,又可用压—吹法生产大口瓶。在产品重量和机速相同、料形相近时,各机组还可以分别生产不同形状和尺寸的产品。成型工艺过程也设计的合理,尤其是压—吹法,壁厚均匀,可以实现瓶子轻量化。通过调查询问行列机的操作工人,他们反映该机型结构紧凑、动作平稳,模具具有自身的开闭动作,精度高,具有较高的单模生产能力。

在“噗哧”、“噗哧”的行列机跟前,看着通红的啤酒瓶,随着口钳的翻转,被一只只送上了输瓶机,罗锦钊兴奋的心里像开了花,他将看到的和听到的,仔仔细细地记到笔记本上,心中暗想,在北京遇上这么多的热心人,一定要选好样机,才能下手测绘。这种苏式的AB4机用起来还可以,但在扑气和倒吹气方面有时出现故障,对初型翻送造成障碍,不利于瓶子的重热和延伸。王厂长说他到广州李浩平那里参观过,他们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也就是说,美国的原型机克服这方面的缺陷,建议罗锦钊到广州玻璃厂对比着看一下,热心的王厂长多么希望将来中国制造的制瓶机要超过苏联,赶上美国的水平。

夜深了,熙熙攘攘的长安街上已经没有了几个行人,住在轻工部招待所的罗锦钊仍在专心致志地整理资料笔记,他太兴奋了,今天的收获是多么巨大呀,他仿佛看到了中国的将来,在那么多的瓶罐厂,开动着中国人自己制造出的行列式制瓶机,将玻璃瓶罐送到千家万户,出口国外,换回外汇,使祖国早一天强大起来。当然了,他也听说这个项目是周总理指示开发的,周总理交给的任务,我们能不迅速完成吗?“总理,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让你失望”。他自言自语,下定决心利用在北京这短短的时间里,吃透苏制AB4,再进一步了解I.S.191,忙碌了一天的罗锦钊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清晨,喜欢早起的罗锦钊看到窗外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粼粼地向街道飘洒着。十二月份的天气,说下雪,来的也快。吃过早点,罗锦钊顾不得雨雪交加,大踏步走向通往二玻的公共汽车。

罗锦钊想起了二玻的技术员梁晋唐,梁晋唐对罗锦钊的调研非常热心,积极向他介绍情况。曾告诉他有一套苏制AB4行列式制瓶机图纸,并已经经轻工部设计院翻译复制。梁晋唐告诉罗锦钊王厂长同意测绘时可以借用。刚见到图纸,罗锦钊心中一阵激动,心中暗想,测绘要省不少劲了。但当他打开图纸仔细一看,惊讶地对梁晋唐和王厂长说:“这不是制造图,与他们随机带来的维修图差别很大,不能使用。”对图纸的事,王厂长事先也没有仔细看,一时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想了一下,说:“罗工,这不要紧,听说广东玻璃厂

不认识李浩平,也不知道李浩平是干什么工作的。

王厂长见罗锦钊确实不了解李浩平,就告诉他:“李浩平是个中专生,是广东玻璃厂制瓶车间主任。年龄二十七、八岁,瘦高个子,挺文的。他对制瓶机的气路很有研究。”看来王厂长对李浩平评价挺高,所以对罗锦钊讲的挺仔细。罗锦钊也细心的记到笔记本上。

北京之行要结束了,虽然说有点不足,但收获是巨大的,行列式制瓶机的雏形框架在罗锦钊的脑子里已经形成,基本的设计思路已明确了方向,下一步就是到广东玻璃厂去对比美国的“IS191”型五组行列机样机,取长补短,改进提高,以实现制造中国式行列机的突破。罗锦钊心中美滋滋地打着小算盘,告别王厂长,告别北京,买了当天的车票,立即返回周村。


关于三金
公司介绍
企业文化
三金品牌
发展历程
公司位置
公司反腐条例
公司荣誉
生产实力
产品与服务
玻璃瓶罐机械
建材机械设备
电气控制
 
备品备件与大修服务
客户培训
画册下载
客户资料下载
人力资源
培训与发展
福利待遇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员工风采
媒体中心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闲置物资招售
视频库
展览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