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文化
回家过年
发布时间:2014-02-26 11:30:46    发布人:三金

    年前,遇到熟人或朋友见面打招呼,人家总不忘问一句:过年回家吗?每每此时我心中便涌起另一番滋味。
  我知道,他们所说的回家,是指回那个远在高密东北乡的老家。只要父母健在,那个生你养你的家才是你的归宿,才是过年的终点站。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又近年关,于是思乡的愁绪便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想回家的念头如施了肥的野草般疯长。
  少年不知何为愁,为赋新词强说愁。八九年大学毕业,不听父亲的劝说,无视母亲的泪水,很二地认为自己很潇洒,头也不回便离开了故土,离开了温暖的家。二十几年了,在周村,在三金,我成家立业,我娶妻生子,故乡的记忆也正变得渐渐遥远……只是午夜梦回,却又见儿时和父母在一起的温馨时光,又见自己光着脚丫奔跑在那黑黑的泥土地上,脚板亲吻大地,感觉让我健步如飞,无比踏实……醒来泪水已湿枕巾。时光荏苒,二十几年的光阴,终于让我知道,那时年轻的我,又怎能了解离愁,又怎能读懂离愁?那时年轻呵,年轻的心写满的只有明媚,只有灿烂,少年怎知愁滋味!到如今心有落寞却又与谁人诉说?
  漂泊在外,即使穿着精致的皮鞋,走在城市的宽阔平整的柏油路上,却总让人感觉有些跌跌撞撞,步履艰难。回家过年,便成了游子一年的期盼。我们多想回到那日夜思念的家,多想看看那天天为我们担心的父母。小的时候我们喜欢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拿,好多好吃好玩的。而今我们盼望着过年的团聚,可以陪父母说说心里的话。同时我们又多么害怕,害怕父母那期望的眼神,害怕看见父母那渐渐发白的头发。曾几何时,我们为了我们的学业、工作离开他们,透过他们那充满希望的眼神可曾读懂那背后的寂寞,那充满笑容的深处隐藏着多少孤独的等待。回家过年,那是多少父母心中的等待啊。记得我打电话告诉母亲我们要回家过年。母亲说:如果工作忙过年就不要回来了;回来不要自己开车;家里啥都有别乱花钱……老太太唠唠叨叨叮嘱了我十分钟。我知道父母虽然嘴上不说,但在心里一定是天天掰着手指头在算,闭上眼睛我可以感觉到他们那渐渐舒展的皱纹……
  回家过年!我知道那是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通讯员 李景林)

返回上一级
联系我们
客户留言
  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新华大道577号
邮编:255300
  86-533-6181717
  shandongsanjin@163.com
友情链接:山东机械网中国日用玻璃信息网淄博市政府网周村政府网艾姆哈特公司布赫集团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三金玻璃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74865号
Support : ARK